蓝光发展债务危机持续发酵 知情人士称万科洽谈入股进展顺利

搜狐焦点泰安站 2021-07-21 15:38:25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在陷入流动性危机近半年后,蓝光发展(600466.SH)首现公开市场债券违约。与此同时,蓝光发展仍在竭力自救。对于蓝光发展引战最新进展,有知情人士向财联社记者透露,“万科会入股蓝光发展,现在整体谈的进度还不错。”一位接近蓝光发展的人士则告诉记者,“目前公司重组都是董事长及个别高层领导直接谈。”

财联社(北京,记者 李洁 陈业)讯,在陷入流动性危机近半年后,蓝光发展(600466.SH)首现公开市场债券违约。

该公司于7月12日晚公告称,其发行的中票“19蓝光MTN001”,本应于2021年7月11日兑付本息,截至到期兑付日终,未能按照约定筹措足额偿付资金,已构成实质性违约。

与此同时,蓝光发展仍在竭力自救。对于蓝光发展引战最新进展,有知情人士向财联社记者透露,“万科会入股蓝光发展,现在整体谈的进度还不错。”

一位接近蓝光发展的人士则告诉记者,“目前公司重组都是董事长及个别高层领导直接谈。”

“蓝光发展目前债务压顶,且已出现债券违约,但是其大多数项目已经设置了优先权,依靠项目公司层面的卖项目、卖股权已经没有回转余地了,在大环境没有实质性变化的情况下,未来的出路只有引进战投、整体重组或者清算。”一位研究机构高层表示。

债务逾期压力加剧

据蓝光发展发布的公告,出现违约的“19蓝光MTN001”发行规模为9亿元,期限2年,本计息期债券利率为7.5%,应付本息金额为9.675亿元,兑付日为2021年7月11日(实际兑付日为2021年7月12日)。

对于债务逾期的原因,蓝光发展方面表示,“自2020年年度末至今,公司公开市场再融资受阻,经营性现金流回速放缓,公司流动性出现阶段性紧张,加之部分金融机构提前宣布到期,导致公司出现部分债务未能如期偿还的情况。”

据统计,截至2021年7月12日,蓝光发展累计到期未能偿还的债务本息合计45.44亿元,逾期债务包括银行贷款、信托贷款、债务融资工具等债务形式。

“出现公开市场债券违约,说明上市公司的现金流已经断裂和基本枯竭,违约属于迫不得已,因为一般情况下上市公司为了维护自身信用,会竭力避免债券违约。”中国企业资本联盟副理事长柏文喜告诉记者。

对于公开市场债券违约对于蓝光的后续影响,柏文喜称,“上市公司在公开市场债券违约会导致公司资信评级的急剧下降乃至信用丧失,并导致下一步债权融资极度困难甚至终止,而股权融资以及其他资本工具的运用也会困难重重。”

值得关注的是,蓝光发展还将面临进一步的债务到期压力。

公开信息显示,包括“19蓝光MTN001”在内,目前蓝光发展境内存续债券15只,债券余额114.34亿元;境外存续债券3只,债券余额为10.5亿美元。其中,7月内,蓝光发展还将陆续面临“20蓝光CP001”以及“19蓝光02”的到期及回售压力,债券余额合计为18亿元。

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6月30日,蓝光发展货币资金余额为110.16亿元,其中可自由动用资金仅为2.07亿元,无法覆盖到期债务。

“公司财务杠杆和流动性承压,尤其是近两年债券进入密集到期,存在较高的集中兑付风险。”中金证券分析师表示,“虽然此前公司进行了多项资产处置也回笼了部分资金,但公司再融资渠道已明显收紧,处置资产的短期流动性缓冲也无法弥补大量密集的到期压力,使得公司面临如今偿债的困局。”

“目前公司正在与上述涉及的金融机构积极协调解决方案。”蓝光发展方面称,为化解公司债务风险,公司正全力协调各方积极筹措资金,商讨多种方式解决相关问题。同时,公司将在地方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在金融监管机构的积极协调下,制定短中长期综合化解方案,积极解决当前问题。

引战自救仍在持续

蓝光发展在资金吃紧情况下,已开启了艰难的自救之路,一方面通过出售项目缓解压力,一方面也在与战投谈判。

事实上,早在今年4月,蓝光发展管理层便提出,公司考虑在股权层面引入财务实力强的战略投资者。随后市场曾传出万科与蓝光发展在洽谈入股事宜,但在当时遭到双方否认,并表示双方只是在项目层面的合作。

7月12日,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万科与蓝光发展仍在洽谈入股事宜,现在整体谈的进度还不错。对此,蓝光发展方面未予回应。

上述研究机构高层告诉记者,蓝光发展目前所面临的局面,究其根本还是因为蓝光发展之前为了冲规模而过度使用了财务杠杆,在追求高规模中忽视了流动性稳健与现金流安全问题,忽视了房地产强周期与强政策性的行业特征,在遭遇行业强力调控下导致流动性危机。

而在蓝光发展将部分优质资产卖出后,业内人士认为,该公司剩余资产能否吸引战投救场将成为解决危机的关键。

“关于万科有没有可能出手拉蓝光发展一把的问题,一是要看蓝光发展的资产价值有多大,二是取决于双方合作的条件与代价。”柏文喜表示。

目前来看,万科与蓝光发展已有合作基础。早在5月27日,蓝光将其持有的无锡和骏房地产投资有限公司约 53.17%股权转让给万科;6月底,蓝光位于石家庄的项目,也被万科收购。

存货价值几何?

从蓝光发展的存货来看,根据中金证券研究报告,截至2020年底,蓝光发展账面存货价值1696亿元,剔除预收账款后公司的未售货值约906亿元。而剔除受限后,剩余可动用的未售货值估算则可能在616亿-830亿元之间。

从蓝光发展土储的区域分布上,截至2020年底,西南区域、华中区域、华东区域、华北区域和华南区域占比分别为40%、33%、10%、8%和9%。其中,西南区域占比最高,从具体项目分布来看,成渝地区部分项目位于成渝郊区区域,地段分布不佳,四川省项目也有多个位于南充、泸州、自贡等三四线城市,实际去化和处置均存在难度。

“蓝光相对较好的项目主要位于华东区域,但总体占比较低,因此实际较好出售的资产并不多,且华东区域项目较多是公司此前高溢价项目,存在盈利空间缩窄的可能。”中金证券在研报中表示。

此外,虽然蓝光的楼盘项目数量依然不少,但截至2021年6月末,其大量子公司和联合营公司均处于股权质押中,这部分资产难以直接处置。

2021年6月17日,蓝光发展发布公告,公司持有的主要全资子公司蓝光和骏股权被深圳联新、深圳安创和杭州万盛楼宇设备有限公司司法冻结,该部分股权被冻结为相关方采取的财产保全措施。由于蓝光和骏为公司的主要子公司,下属项目公司多由蓝光和骏直接控股。

上述研究报告显示,由于蓝光较多资产被抵押给融资主体,各个项目较为封闭运作,一旦出现债务危机,融资方可能快速寻求财产保全,或冻结股东持有上市公司股权(如中航信托、百瑞信托等冻结控股股东持有上市公司股权)、或冻结公司持有的核心子公司股权(如平安不动产旗下公司冻结蓝光和骏股权)、或要求补充抵质押、或对已抵押项目进行处置。

“在各方利益不一致情况下,蓝光发展无法对项目统筹谈判,这可能导致蓝光的资产处置周期拉长,处置价值可能受损,也因此难以应对集中到期的债务压力。”上述中金证券分析师表示。

值得关注的是,在7月5日,蓝光发展发布公告称,总裁迟峰和首席财务官欧俊明因公司整体工作安排原因申请辞去所担任职务,蓝光发展总裁将由董事长杨武正接替。

据悉,杨武正为蓝光发展创始人杨铿之子,其能否为当前蓝光发展的困境寻求解决办法,带领蓝光发展走出资金危机,仍有待时间的检验。

来源:财联社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